獅子

不知道該怎麼改頭像的蠢獅子一隻。

[無授權翻譯] Nightmares by ShadowedLove97

*此文章未經作者授權,請不要任意轉載或盜取!    

*翻譯此文章純粹是為了與同好交流!

在開始之前先稍微廢話兩句...我太高估我自己了!今天沒辦法翻完序章....總之!我會盡量在一天之內多翻譯點的!那麼,接續上一次的...


序章(3)

      他大聲地喊出他朋友的名字,即便他知道這是自殺行為,但如果不這樣不顧危險的嘗試的話,就讓他去死吧。他只是想再一次聽見PewDie的聲音,他的發音,他那似乎永遠帶著點喜悅的聲音;他想再一次聽見它們全部。想要再一次看見他朋友的臉,想要看見他的朋友平安回來,這些渴望壓垮了他,有效的壓抑住他的聲音,直至他哭出來,抽泣著。

      這一點用都沒有。他很確定他的朋友不是死了就是不回來了,所以當他聽見朝他過來的腳步聲時,他很驚訝,而且那個男人的聲音帶著標誌性的發音較著他的名字「P-Pewds,Pewds,在這兒」Cry的聲音很輕,但很急切,他只能祈禱他的話語能傳到他的朋友那兒。

      它確實傳達到了。他朋友的腳步聲越來越近,而且他詢問的聲音也更清楚了「Cry?Cry,你還好嗎?你的傷口還痛嗎?」

     傷口還是很痛,但他對他朋友的掛慮已經讓Cry將它拋在腦後了,然而,當PewDie提到它時,它被上的傷口好像有雙倍的痛,甚至三倍,令他幾乎無法開口說話「是、是啊,有一點,」Cry能做的就只有設法咬緊牙關「但我猜我很好。」

      「嘿,那就好。我本來還擔心把你一個人留在這兒,但我終於找到了,Cry,最後一瓶止痛劑。」他走進來,並將它掏出他的口袋,微笑道「來,拿去。」

        Cry猶豫地伸出手,想要接過它,但甚麼怪怪的。他望進去PewDie的淺藍色眼睛,倒抽一口氣,他的雙眼暗淡無神,血濺到他的頭髮上,而且,他看到他胸口,淡藍色的「Brofist」衣服被染成暗紅色「Pewds...發生了什麼是?」

        PewDie一開始看起來很困惑,但順著Cry的目光到了他衣服上的血漬,疑惑消失了。他輕笑道:「喔,這個,」他抓著他的衣服,讓Cry的注意力集中到那些血漬上,並將他帶離他那已經逐漸變的黯淡的世界「這沒什麼,真的。我只是...跟一個Bro賽跑,就這樣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棕髮白人咬緊下唇,厭惡他即將說出口的事,但他知道這是無可避免的。「Felix,」自從他們在處境下這是Cry第一次叫PewDie的真名,它讓擔憂在PewDie的心中閃爍「我要你喝了它。」

   

終於打完了 !!!!!!打這個花了我一個小時!!!!!!!

评论(4)

热度(6)